主页 > D省生活 >《花椒之味》与《海街日记》:亲情的刺麻与芳香 >

《花椒之味》与《海街日记》:亲情的刺麻与芳香


《花椒之味》与《海街日记》:亲情的刺麻与芳香
OG(16-09-2019)001.jpg

由许鞍华监製,麦曦茵导演的作品《花椒之味》,于本月上映。影片讲述在香港开麻辣火锅店的父亲(钟镇涛 饰)的骤然离世,让一直与父亲关係疏离的女主角——如树(郑秀文 饰)这才发现自己在台北和重庆还有两个未曾蒙面的异母妹妹——如枝(知)(赖雅妍 饰)、如果(李晓峰 饰)。于是三姐妹初见于父亲的葬礼,之后郑秀文饰演的大姐如树不捨父亲十多年的心血被糟蹋,冒险决定亲自接手,继续经营。两位妹妹也因各自生活中的困扰,分别从台北和重庆来到香港一起照顾火锅店。父亲前所未知的为人,因三块拼图的合体渐渐露出完整的面貌。片中,导演麦曦茵以冷静清晰的叙述,为观众分解了家庭关係的複杂构成,温柔叙事的同时也从女性的角度剖析了女性成长,自我疗愈的心路历程。


花椒之味=麻辣火锅?

作为改编自张小娴原着小说《我的爱如此麻辣》的电影,片名中的「 花椒」一词很容易被认为与电影中主要人物钟镇涛饰演的父亲的职业——开麻辣火锅店联繫在一起。但我不同意这样简单的联想,在我眼中这片名是最妙的,花椒指的是三姐妹相遇的时机,花椒之味是形容这一段父亲葬礼后三姐妹相处的感受。


6PPxztVBXDyb5C0rugM1sNrToRfLAGah6x3Ol-sdzpc


以葬礼开头,同父异母的姐妹初次相见并和谐相处的电影很容易令人想起善于描绘家庭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特别是他的作品《海街日记》。将两者对比来看,更能体会麦曦茵导演的独具匠心。


在同样是血缘引线下构筑亲情的《海街日记》中,最小的女儿为父亲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父亲去世后,三姐妹便邀请她来到另一个城市和她们一起居住。出于日本人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国民性,小女儿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们,她会问大姐自己的存在是否会令她们难过。与《海街日记》不同,《花椒之味》中三姐妹初次见面便毫无芥蒂,相逢恨晚,团结一心。


这样的剧情出乎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细心的导演明白家庭纽带的複杂性,血缘关係的不可逆转,以及过往生命中的积怨,所以三姐妹初次相见的时机是造成她们关係如何至关重要的一点。


就像做菜好不好吃是因为下料的多少和顺序。放花椒的时机,早一点放,菜会苦,放得晚一点,花椒没熟,会涩嘴。只有放的时机正好,花椒才能释放出应有的香气,为这盘菜增色。假设三姐妹相见的时候,父亲尚在世。那幺她们将面对一个因为父亲在谁身边,爱谁多一些,又抛弃了谁的问题而相互难堪。也会因此让父亲为难,造成一份各自痛苦的回忆。若是在葬礼后好久,两位妹妹——如枝和如果才知道父亲的永远离开,那幺她们就错过了见父亲最后一面这人生的重要时刻,如此遗憾将是一个无法癒合的伤口。独占了父亲最后时间的大姐如树届时会和两个异母妹妹感情如何也是个未知数。


只有在这一刻,公平地在同一时间面对失去父亲,一起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无助,加上她们童年都有一段父亲缺席的心里创伤,才让三姐妹能够发自内心地相互理解对方,血脉相连的亲情引发共鸣。就在一瞬间,一个眼神的交汇,三个人好像一个家庭,重新团结在了一起,互相扶持,收拾好心情,获得面对未来重新出发的勇气。


家人之间的关係用味觉来形容并不常见,作为电影中的另一个关键词「麻辣」既指的是父亲开的火锅店,也可以用来形容大姐如树和父亲在世时总是争吵的紧张关係。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剧情导演运用了一组特别的闪回镜头交代。


闪回中使用的都是客观镜头,安静如壁虎的观察,呈现父亲令女儿如树生气的原因。虽然这是来自如树的记忆,理论上她不能看到父亲这边发生的事情。但由于如树经由与店员,客人的接触一步步撩开父女误解的面纱,所以全知全能的闪回片段可以算是大姐如树的脑补。而最后一幕,如树终于打破了这种旁观者的角度,干预了自己的记忆。她向着电影开头背对画面舞火龙的父亲喊出了声,这次父亲回过头来,如树终于与自己和解了。将落点置于不着痕迹的细节上,如一颗颗落于汤中的花椒,将刺麻悄然绽放于味蕾,回味无穷。



《花椒之味》中的女性形象

在《海街日记》中女性的工作是次要,就像长泽雅美在片中说的「如果有喜欢的人,那幺多幺无聊的工作都可以忍受」。而《花椒之味》的剧本和导演都出自女导演本人之手,她当然明白女性追求事业的努力与困难。这心声正如电影中二妹——如枝所说,「 如果你有努力过,就不会说没关係了」。



A1438339099


电影利用人物造型体现出这份渴望。与张小娴原着小说裏长髮披肩,温柔贤淑的台湾女孩形象反差巨大,电影中的老二如枝(知)由台湾女明星赖雅妍饰演,短髮、纤瘦高挑、寡言、黑色中性打扮,独来独往酷劲十足。如枝的职业更为独特,是一名职业撞球手。要知道全中国每年参加比赛的职业撞球手只有300-500名(2016年报导),这样小众的职业常不为人了解和尊重。也是这份不屑更突显追求事业的女性的不容易与坚强。要把1米74的赖雅妍拍得帅很容易,可以像《爱上哥们》里那样穿上西装,或是在《等一个人咖啡》里让她默默守候一个人。但是《花椒之味》裏的如枝,好像从漫画走出来却没有自带开挂的球技。正如大多数30多岁的女性,在这个年纪面对事业的胶着局面,心有不甘,焦虑不已。电影中的她外形上的苍白,纤瘦,更凸显外强中乾的脆弱,渴求事业成功对身体的折磨。当然还有那番恨不得黑色衣服和帽子有隐形功能的心情。


在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记》裏,女性形象是多幺的理想化,长幼有序。绫濑遥塑造的完美大姐——端庄、坚强、温柔,充满了母性;长泽雅美饰演的二姐,尽情追求爱情却屡遭小狼狗骗钱,美却得过且过;三姐,可爱又有点小古怪;最小的妹妹——青春,健康,纯洁,尽显生命的美好。 《花椒之味》中导演告诉我们成熟并不是因为年龄,而是因为遇到了不得不让人成熟的事。从无力的苍白,到压抑的黑色,老三——90后重庆女孩如果(李晓峰 饰)的一头橙色短髮,似乎是整部戏情绪的出口。首先与两位姐姐破冰,提议一起合照的是她;又是她开门见山问姐姐们「 谁是第三者」这样尴尬问题,让大家消除心中几十年最大芥蒂。


在影片里带来欢乐的如果,看似外向活波,没心没肺,却格外的懂事。在聊起大学毕业礼爸爸是否来出席的时候,如果洒脱地说父母都没来,因为她没有告诉爸爸。人常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很小的时候,如果就知道妈妈在河对岸有了一个新家,爸爸在香港也有一个家,只剩下她自己好像是多余的。所以长大过程中的孤独是必须要习惯的,照顾外婆也是应该的责任。但是外婆知道千里长路,荒凉人世,终将分别。因此当外婆故意戳她的软肋「 你那幺喜欢香港,为什幺不跟你爸爸说搬去香港呢?」的时候,如果也无力反驳,她把所有的感情出口都放进了眼泪中。


这部电影是如此芳香温润,好像一篇优雅的散文诗,娓娓道来香港,台北,重庆每个人成长的历程。没有港片里常见的夸张表情,快节奏,也没有林立的中环高楼,惊险的打斗场面,《花椒之味》中的香港有插满逾万枝线香的火龙,一树探出墙外的紫薇花,自带了生活流逝和时间驻留的意味。三十多年不变的麻辣锅底,是父亲的感性借助味觉的独特记忆形式将自己的最爱留存了下来,寄託着对触不到的爱人的思慕与怀念。


就像隔海相望的日本,有人说小津安二郎与是枝裕和的电影从未发生于过去与现在的真实日本社会。麦曦茵的三姐妹来自两岸三地,血浓于水,温暖人心是和谐的一家人。但电影不正是有这样的魅力,从不同的角度让我们将生活看得更清,赐予我们前行的力量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台湾人成为中国国民党政权的战犯(中)

台湾人才别妄自菲薄,其实你的 CP 值很高又好用

台湾人才外移主因薪不如人

台湾人才已经出现

台湾人才断层危机?人资与企业主需先改变思维

台湾人才没有特别糟,但还得不断精进:写在外籍人才法三读后

申博太阳城_申傅手机版下载|学习生活方式|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申博直属现金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88直属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