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O生活沟 >一厢情愿的幸福 >

一厢情愿的幸福


一厢情愿的幸福

「所有幸福的家庭都长得相似,但不幸福的家庭却都各有各的样。」
这是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妮娜》的开场语。托翁用「长得相似」是神来之笔,我一直怀疑这是文豪的反话,讽刺世人所谓的幸福有固定模式。

幸福这字眼太抽象了,所以才让人类摆脱不了羡慕与忌妒,总有不满与猜疑。就连对成功的定义,我们都对年轻人宣导它多元的标準了,但对于家庭,目前为止绝大多数人还是认为,「一定要幸福」是家庭存在的终极理由。

世界上有哪些事是想成功就一定会如愿呢?对于家庭这档事,我们却能够非常坚定地一厢情愿下去。可不可以说,成家是为了学习人与人相处的进阶挑战?家庭除了保护与养育以外,提供更多的是对人性的观察与理解呢?

只要讲到家,从小我们接触到的都是感情化的字眼。爱。温暖。幸福。安全感。难道家人之间只需靠感情,而不必用到理性判断与客观智慧?不,学校社会都不会跟我们说这样的实话。无怪乎,到最后「幸福家庭」都只有一个样子。

如果我们太热中于相信家庭是为了幸福而存在,几乎是神圣化了家庭的功能,恐怕我们就永远只能在社会悲剧发生后,急忙找出一只代罪羔羊。

专业的心理医生,也只能由你的转述中推断。你说你悲伤,你说你愤怒,语言也在无形中导引或限制了你的理解,也许你真正的情绪是恐惧?

我在三十岁时也看过两年的心理医师,人在纽约,用的是英语,反而助我跳开了从小教养所带来的反射性描述。即便是靠文字吃饭的我,至今却仍在摸索着,要用什幺文字去描述,我的家庭。毕竟,极度的悲惨与人人称羡的幸福都是少数,说不出口的缺憾与选择性的遗忘,才是大多数人成长的过程。

摘自《何不认真来悲伤》

数位编辑整理:陈怡琳,邱千瑜
Photo:Party Lin,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从国外红回台湾 D2 Racing Sport扬名国际

从国民到巨星…

从国民车到世界第一-VW再造传奇(上)

从国民车到世界第一-VW再造传奇(下)

从国王承诺表弟续约到交易他!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幺?

从国际揽才议题,看背后台湾脑力流失问题本质

申博太阳城_申傅手机版下载|学习生活方式|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博中最新网投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角五角真人炸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