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素生活 >宫泽贤治:〈夜鹰之星〉(よだかの星) >

宫泽贤治:〈夜鹰之星〉(よだかの星)


宫泽贤治:〈夜鹰之星〉(よだかの星)

宫泽贤治

译|许展宁

  夜鹰是一种长得相当丑陋的鸟。

  脸上彷彿沾满了味噌,到处都是斑点;那张又扁又平的嘴巴,宛如一条裂到耳边的裂缝。

  他走起路来步履蹒跚,就连短短一间(1)距离也走不好。

  其他鸟儿光是看到夜鹰的脸,就浑身难受。

  像云雀虽然也不是多幺美丽的鸟,但他觉得自己的长相比夜鹰还要顺眼多了。所以每当云雀在傍晚时分或其他时候遇到夜鹰时,总会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然后不屑地闭上眼睛,把头撇到另一边去。而其他身材娇小又长舌的鸟儿,甚至还会故意当着夜鹰的面说他坏话。

  「哼,他又来丢人现眼了!你们看他那副德性,真是丢我们鸟类的脸啊!」

  「就是说啊。看看他那张大嘴,他一定和青蛙有什幺亲戚关係吧!」

  这就是平常大家对夜鹰的态度。唉啊,如果换作是一般的老鹰,这些乳臭未乾的鸟儿光是听到名字,一定会立刻吓得全身发抖,脸色大变地缩成一团,惊恐得躲在树叶底下。然而,夜鹰非但不是老鹰的兄弟,彼此也没有任何亲属关係;反而是美丽的翠鸟,还有鸟中宝石之称的蜂鸟,都必须要称呼夜鹰为大哥。蜂鸟以花蜜为食,翠鸟吃鱼维生,夜鹰则是捕捉飞虫来过活。由于夜鹰不具有尖锐的利爪,也没有锋利的鸟嘴,所以不管是多幺娇弱的鸟儿,大家也完全不怕他。

  这样说起来,夜鹰的名字里会有个「鹰」字,实在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其实这是因为夜鹰的翅膀特别强韧,他迎风飞翔的模样宛如老鹰一般英勇;另一个原因,就是夜鹰尖锐高亢的叫声,听起来与老鹰的声音十分相似。而老鹰本人当然也很介意这件事,甚至还觉得很不高兴。所以每当老鹰看到夜鹰时,总会不断恐吓夜鹰:「快把名字改掉!快把名字改掉!」

  某天傍晚,老鹰终于直接上门找夜鹰理论了。

  「喂!你在家吗?你怎幺还不改名字啊?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吧!你跟我的格调可说是天差地远啊!我可以在万里晴空下恣意翱翔,你这家伙却只能在昏暗的阴天,或是等到夜晚才能出来。你看看我的嘴巴和利爪,再拿镜子照照自己吧!我们的差别一目了然!」

  「老鹰先生,你这样太强人所难了。我的名字也不是我自己随便取的,是天神大人赐予给我的。」

  「你错了。要说我的名字是天神赐予的那还说得过去,但你只是向我和夜晚各借一个字来用而已。来,快点还来吧。」

  「老鹰先生,这件事我办不到。」

  「你办得到。我来帮你取个好名字好了。你就叫市藏吧。你以后就叫做市藏。是个好名字吧?既然改了名字,就得让这个新名字公诸于世才行。听好了,你要在脖子挂上写着『市藏』的名牌,然后挨家挨户地去拜访致意,跟大家报告你以后的新名字叫做市藏。」

  「这种事情我做不到。」

  「不,你做得到。就这幺决定了。如果你在后天早上以前没有如实照办,我马上就亲手杀了你。你给我好好记住,不做就是死路一条。后天一大早,我会一家家地去拜访鸟儿们,问大家你有没有上门来通知。只要有一户人家你没有通知到,你就死定了。」

  「这样实在是太为难我了吧。如果你真的要我这幺做,我倒不如乾脆现在死了算了。请你现在杀了我吧。」

  「唉呀,你再慢慢考虑一下吧。市藏这名字听起来也很不错啊。」老鹰张开硕大的翅膀,往自己的鸟巢飞走了。

  夜鹰闭上眼睛,默默地心想:

  (为什幺我会这幺惹人厌呢?大概是因为我的脸就像涂满味噌般的丑陋,嘴巴也大到像裂开来一样吧。就算如此,我从来没有做过什幺坏事啊。像绿绣眼宝宝从巢里掉下来的时候,我还帮忙带他回家。只不过绿绣眼一家却把我当成小偷,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从我手中抢走宝宝,还狠狠地嘲笑了我一番。而这次老鹰竟然要我改名成市藏,又要我在脖子挂上名牌,实在是太过份了。)

宫泽贤治:〈夜鹰之星〉(よだかの星)

  周围的天色已经逐渐黯淡,夜鹰便起身飞出鸟巢。低垂在空中的云层,正别有用心地泛着光芒。夜鹰宛如擦身而过般地贴近云层,一声不响地飞过天空。

  只见夜鹰突然张开大嘴,笔直地展开翅膀,就像一支飞箭似地横越天空。好几只小飞虫就这样接二连三地进了夜鹰喉咙里。

  当夜鹰的身体几乎要接触到地面时,他又轻盈地转身往高空飞去。这时候的云层已变成了灰色,对面的山头则是被森林大火烧得通红。

  在夜鹰一鼓作气振翅高飞的时候,天空彷彿像是要被他切成两半一样。有只独角仙落入了夜鹰的喉咙里,不停地奋力挣扎。虽然夜鹰一下子就把独角仙吞进肚里,他却莫名地觉得背脊一阵寒意。

  云层已是一片漆黑,只剩东方天空还映照着火烧山的赤红,让人看得毛骨悚然。夜鹰感到胸口一紧,随即再度飞向天空。

  又有一只独角仙掉进夜鹰的喉咙里了。那只独角仙振翅挣扎,彷彿不停地搔着夜鹰的喉咙一样。夜鹰虽然硬是把独角仙吞了下去,但他却突然觉得心头一震,开始放声大哭了起来。夜鹰一边哭,一边一圈又一圈地绕着天空打转。

  (啊啊,我每天晚上都在残杀着独角仙还有众多飞虫,而这次就换老鹰要带走我这唯一一条命了。原来死亡是如此让人感到痛苦。啊啊,好痛苦,实在太痛苦了。我再也不要吃虫子,就直接这样饿死吧。不对,在我饿死以前,我应该会先被老鹰给杀了吧。不行,在我死之前,我就先飞到遥远的的天边去吧。)

  森林大火的火焰宛如水流,逐渐地向四处扩散开来,就连云层也火红得像是烧起来了一样。

  夜鹰笔直地飞向了翠鸟弟弟的所在之处。而美丽的翠鸟,也正好起身在眺望远方的森林大火。翠鸟看着飞来的夜鹰问道:

  「哥哥,晚安。你有什幺急事吗?」

  「不是的。因为我现在马上要前往很遥的地方,所以在临走之前,想跟你见上一面。」

  「哥哥,你不能走啊!蜂鸟现在住得那幺远,要是连你也离开了,那我不就会变得孤苦伶仃了吗?」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今天你就别再多说了。还有,以后如果你肚子不饿,就别再因为好玩而胡乱抓鱼了。知道了吗?那幺再见了。」

  「哥哥,发生什幺事了?你再多待一会儿吧!」

  「不行,不管我再待多久都是一样。到时候再麻烦你帮我跟蜂鸟打声招呼了。再会了。我们要就此永别了。再见。」

  夜鹰哭哭啼啼地回到了自己的家。短暂的夏夜已经渐入尾声了。

  羊齿草的叶子吸收着清晨的雾水,随风摇曳着青翠沁凉的身躯。夜鹰发出叽叽嘶叽嘶的高亢鸣叫,把巢窝整理乾净,将身上的羽毛梳理得漂漂亮亮,然后又飞出了鸟巢。

  雾气散去,太阳正好从东方天空升起。夜鹰强忍着令人头晕目眩的刺眼光线,像一支飞箭似地朝向太阳飞去。

  「太阳呀,太阳。请带领我到你的身边吧!就算会被烧死我也甘愿。就算是我这身丑陋的躯体,在燃烧时应该也会绽放出微弱火光吧!求求你带我走吧!」

  然而无论夜鹰怎幺努力飞翔,还是靠近不了太阳,太阳的身影反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远。太阳开口说:

  「你是夜鹰吧!原来如此,你一定过得很痛苦吧!到了晚上,你飞去找星星商量看看。毕竟你不是属于白天的鸟呀!」

  当夜鹰正想向太阳鞠躬致意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一阵头昏眼花,然后就这样坠落到原野的草地上。夜鹰彷彿做了一场梦。在梦中,他的身体好像来回穿梭在红星和黄星之间,一下子像被风吹到远处,一下子又像被老鹰给抓住。

  突然间有个冰凉的物体落到夜鹰脸上,夜鹰不由得睁开了眼睛。原来那是从一片芒草嫩叶上滴落下来的露珠。现在已经完全入夜,夜空一片黑蓝,满天的星星正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夜鹰飞上天空,那片烧山大火今晚仍然烧得通红。夜鹰反覆盘旋在山头的微微火光,还有冷冽的星光之间。之后他又飞绕了一圈,接着下定好决心,笔直地朝西方天空那美丽的猎户之星飞去。他一面飞一面喊道:

  「星星啊!西方的青白之星啊!请带领我到你的身边吧!就算会被火光烧尽我也在所不惜。」

  猎户座继续歌唱着英勇的歌曲,完全不把夜鹰当成一回事。夜鹰难过得差点就要哭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往下坠落。他好不容易重新稳住脚步,再度盘旋于空中,朝向南方大犬座的方向直直地飞去,并大喊道:

  「星星啊!南方的苍蓝之星啊!请带领我到你的身边吧!就算会被火光烧尽我也在所不惜。」

  大犬座一边忙着闪烁时蓝时紫,时而又是黄色的璀璨光芒,一边对夜鹰说:

  「不要胡说八道了!你到底算哪根葱啊?不过就只是只小鸟,等你挥着翅膀飞到这里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亿年、几兆年、几亿兆年后的事了!」大犬座说完,又把头转到另一边去。

  夜鹰一听失望极了,开始飞得摇摇欲坠。过了一会儿,他再度在空中盘旋了两圈,然后又鼓起勇气朝着北方的大熊星一股脑地飞去,然后高声喊道:

  「北方的青色之星啊!请带领我到你的身边吧!」

  大熊星淡淡地说:

  「你别再胡思乱想了。你先回去冷静一下再来吧。像这种时候,我建议你可以飞进漂浮着冰山的海水。如果附近没有海,那就飞进装了冰块的水杯里吧。」

  夜鹰觉得好沮丧,东倒西歪地坠落在地,接着再度在空中飞绕了四圈后,又朝着正从东方升起,位于天河对岸的天鹰之星大喊:

  「东方的亮白之星啊!请带领我到你的身边吧!就算会被火光烧尽我也在所不惜。」

  天鹰座傲慢地说:

  「不行,这样根本不像话!要成为星星,必须要具备相衬的身分才行!而且还得要花上一大笔钱啊!」

  夜鹰已经气力殆尽,收起翅膀,逐渐往下坠落。就在夜鹰离地只剩一尺距离,瘦弱的双脚就快接触到地面时,顿时又像烽火一样窜上了天际。当夜鹰飞到天空深处的时候,他突然开始颤抖身体,竖起羽毛,彷彿像是準备要袭击大熊的老鹰一样。

  夜鹰发出叽嘶叽嘶的凄厉叫喊,听起来简直就跟老鹰的叫声一模一样。在原野森林中沉睡的鸟儿们纷纷睁开眼,全身打着哆嗦,惊讶地抬头望向星空。

  夜鹰往夜空直冲而上,飞往无边无尽的天际。燃烧在山头的火光,已经遥远地像菸蒂一样渺小。只见夜鹰仍是不断地不断地往天空攀升而去。

  在寒冷的气温下,夜鹰的气息在胸口结冻成白色的冰霜。由于空气逐渐稀薄,夜鹰必须要不停挥动翅膀来飞行。

  即便如此,星星们的大小却还是一点变化也没有。夜鹰的呼吸急促得像是在用风箱打着空气,冷冽的寒风和霜气宛如利剑一般穿刺着夜鹰的身体。夜鹰的翅膀已经麻痺到失去知觉了。他抬起含着泪水的眼睛,再度看了天空一眼。是的,夜鹰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没有人晓得夜鹰后来是坠落到地面,还是继续往天空窜升?是头下脚上地倒栽葱,还是往上攀升而去?但我们多少还是可以知道夜鹰的心情十分安详,虽然他那张流着血的大嘴变得扭曲变形,但嘴角的确露出了些许微笑。

  过了一段时间后,夜鹰清醒地睁开了双眼。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静静燃烧,散放出宛如燐火般美丽的青蓝光芒。

  夜鹰的身旁紧邻着仙后座,天河的银白光芒就在他身后熠熠闪耀。

  于是夜鹰之星就这样持续燃烧,永永远远地燃烧。

  直到现在也是。

(1) 间,日本古代所用的长度单位,一间约为现在的一点八公尺。

宫泽贤治:〈夜鹰之星〉(よだかの星)

书籍资讯

书名:宫泽贤治短篇小说集Ⅱ(收录银河铁道之夜等10篇小说)

作者:宫泽贤治

出版:好读

[TAAZE] [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冷天药敷2穴位有助缓咳!这样吃白萝蔔消炎止咳

冷媒争议暂时落幕,法国最高法院否决法国政府对DAIMLER集团新车挂牌禁令

冷岳2滤水站延期完成  推替代方案解水荒

冷岳河水坝储水仅够用108天 雪州或大水荒

冷岳河泛滥6花园变泽国 河堤筑沙包紧急防灾

冷岳蕉赖滤水站恢复运作 雪隆3区配水至15日

申博太阳城_申傅手机版下载|学习生活方式|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LG娱乐游戏平台登录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ua银河app